您现在的位置报乎你知物价涨不停,日子怎么过?

物价涨不停,日子怎么过?

作者:admin 来源:台海杂志 时间:2013-03-04 16:22:41 点击:

\
饲料涨价了,养宠物也成了负担。

    “什么都涨,就是薪水不涨!”这是现在台北人的口头禅,最近大半年,与民众生活息息相关的消费,衣食住行样样涨价,据台“行政院主计处”预测,原物料成本压力渐次传递,2008年台湾物价将上涨2%。市场上,各项的民生物资价格早已“春江水暖鸭先知”,能涨的全涨,涨到有人关门歇业,有人改变消费习惯,去因应高价时代的来临。

    生活样本一:工薪阶级节衣缩食

    对于工薪阶级来说,在这个时期,要能过日子,又能做生活规划,最好的方式就是调整自己的生活习惯,凡事自己来,少上馆子少逛街,降低物欲省开销,是台北上班族最佳的生存之道,李炳夫妇和刘氏夫妻,便是典型的例子。

    李炳和苏慧,是一对专科时代相恋然后结婚生子的中产阶级夫妻。李炳1990年退伍后,考进台湾的民营航空货运部门工作,至今已届18个年头。苏慧则进入行政机关工作,从“台北县政府”、“台北市政府”,到“行政院劳委会”。和一般的上班族和中产阶级家庭一样,他们靠固定薪水过活,可是薪水却是不动如山,要生活就得省着点儿了。

    “哇!汽油又涨了,家里两辆车的油钱不得了。”刚从比利时调回台湾的李炳惊呼着。他看着报纸上油价飙涨的新闻,面带忧虑地找太太讨论家中的生活费用支出调配问题。苏慧倒是冷静得多,她说:“没办法啊!人家要涨价,我们哪里挡得了,只能自己想办法省点用。”

    自李炳进入航空公司货运部(cargo)以后,十几年来有一半时间被派驻在比利时、西雅图、纽约、德国等地,因此持家照顾家中两小和公婆的责任都在苏慧身上,对于持家的方法和原则,苏慧比李炳清楚得多。

    苏慧说:“米、油、盐样样贵,餐厅成本高了起来,以后咱们外食的次数得要减少了,以前咱们一个礼拜两三次,现在顶多一次,就礼拜天带爸妈还有小孩出去打打牙祭,花个千把块钱吃一桌,至于平时啊,就到大卖场去把一个礼拜的菜买齐,放冰箱里头。总之一个星期花在吃的方面,就控制在一千块到两千元(新台币,下同)之间。”

    在吃的方面,李炳一家从减少外食下手,一星期至少省下一两千元钱,这省下的经费,刚好可以拿来支付两部车子因为油价上涨而增加的油费,以及早餐的面包钱。

    李炳和苏慧表示,他俩一个月薪水加起来大概十几万元,房贷、小孩学费、生活费、父母生活费等等各种开销占去了两人薪水的六成,应酬交往,存钱养老,就只能在节省上下手。

    对此,李炳说:“物价上涨和整个景气大环境有关,我们就是一般的老百姓、上班族,改变不了大环境,更没有能力抑制物价,要维持原有基本的生活,又要能够存钱,就只有消极地减少开支和减少消费,说穿了就是节衣缩食,是不二法门。”

    李炳和苏慧的持家之道,也是台湾八成以上上班族在面对高物价时代来临时的生存策略,更是大多数台北人的生活面相。

    生活样本二:中产阶级改变生活习惯

    和李氏夫妇背景相似的刘先生家,一家有五口人,夫妻俩和三个读中学和小学的小孩,住在台北市首善的大安区内,房子价值上千万元,经过十余年的奋斗,房贷已经还得差不多了,平时的开销就是小孩的教育费用和衣食住行娱乐的费用。

    “还好喔!房贷已经还得不多了,扛着房贷,以现在的消费水准,真的是会逼死人。”刘太太庆幸地说,刘先生点头表示赞同,并补充说:“还好那时趁小孩还小,就规划将房贷还掉,不然现在恐怕就得把房子卖了,到别的地买房子,降低住的品质,来调节生活的开销。”

    刘先生这样的感叹是极有道理的。台北市大安区之所以称为“首善”,是因为这个区位于台北市中心,交通四通八达,距离行政中心又近,一出门,百货公司、卖场、饭店、医院等各种生活设施均极方便,一应俱全,所以房价也相对较高。

    刘太太感慨地表示,由于住的地方一切都很方便,加上夫妻俩都上班,以前都不在家中开伙,可是面对扶摇直上的物价,餐厅价格相对调高,使得家庭开销一口气多了两到三成。

    她说:“如果不改变生活习惯,那就没有办法了,虽然夫妻俩每人每月都有二三十万的收入,但若不节省着用,紧急事情发生时,要用钱就会有问题了。”

    所以,在台北算是高收入家庭的刘氏夫妇,自年后起,就采取一周采购一次、天天在家开伙的方式,夫妻轮值烧饭,一人一周,小孩上学带便当,能省下不少。不过,这样的家庭多了,馆子的生意也就差了。

    生活样本三:囧世代继续啃老

    在台北,最新的科技产品在年轻人的生活中不可或缺,但是物价飙涨,薪水微薄,如何维持这一生活水准?许多年轻人就选择继续“吃老妈,睡老爸”,留在原生家庭依靠长辈生活,自己赚的钱就拿来维持自身的生活品质。至于已出社会的新婚人,就得用资产配置的方式躲避高物价的生活风险,年纪再大一点的人,就在“行”上下工夫,干脆卖掉车子坐捷运,避掉高油价带来的生活成本。

    李继英今年24岁,大学毕业后去服役,目前刚退伍回来,在一家房屋中介公司上班,刚刚上班,业务不稳,经常一月只领万把块的底薪,可是他却是个爱玩手机的人。

    “我啊!就是喜欢换手机,因为手机这玩意儿就是很新鲜,像现在3G的手机功能多,一部手机万把块,有的还有二万多块,等我把它的功能都摸透了,我就想去再玩别部。”李继英如是说。

    按照他的习惯,一部手机在他手上,大概只会留个把月,因此,每个月的薪资,除了固定的交通费之外,最大的开销就是买新手机的钱。然而赚来的钱都花在换手机上,日子又该如何过?

    “就赖在老爸家啊!”李继英得意地说,“没办法啊,刚退伍,一个月就那点钱,衣食住行样样涨,就算我现在再会赚,也没有办法满足我常换新鲜手机的欲望。要能生活,就只好继续待在老爸家啰!反正我老爸又没有赶我。”

    像李继英这样,面对高物价时代来临,无法独力生活,不是选择继续升学,就是“故意留级”、延毕,延长在学时间,以继续倚靠父母生活的青年比比皆是。

    李玉钧、宋玉珠夫妇则属于稍有能力的阶层。两人结婚不到半年,就在永和的捷运站联合开发大楼中买了一个小套房,交屋后租给人家,租金刚好付贷款,而夫妻俩则在地段偏一些、房子大一点儿、房租又便宜的中和租了一个房子住。

    负责理财规划的宋玉珠说:“我们这种操作方式,可以用资产差价的累积方式,来降低住的成本,又可以同时累积自己的资产价值,不怕高房价。”对她这样30岁的女人还是会想要逛街买东西,用名牌,可是现在物价高得吓人,只好等百货公司打折,尤其是换季的时候去采购,不然就是到网络去网拍,经常就能买到便宜又实在的好货。

    生活样本四:小生意人不再养车

    林伯伯就没有这么多的学问。卖牛肉面三十几年的林伯伯面带风霜地表示,过去交通不便利,做小生意得要有代步工具,何况大家总觉得要有一部车子才能代表身份,需要和虚荣心同时作用的结果是,他一直以车代步。

    开了30年汽车的林伯伯去年感到了极大的压力。油价不断涨,有时还一周三涨,一年左右的时间,油价涨了两成以上,而他经营的面摊成本也不断升高,菜价涨,面粉涨,肉价涨,就是面价不敢涨,怕把客人给吓走。
“收入少了,成本高了,生意又不能不做下去,生活更是必须过下去,得想个法子减低开销,后来就想到,把车给卖了,改搭公共运输工具,就可以省下许多钱。”林伯伯如是说。前一阵他就把车子卖了,出门改搭公车、捷运,加上他已超过65岁,搭车半价,一天交通费花不了100元,这样过了一个多月,“我发现光交通费的部分,一个月至少省了5000块。”没有车子,就不用付加油、保养、保险、折旧的开销,搭捷运和公车,省下的钱都可以应付摊子上因原材料涨价的经营成本。

链接:
选后物价观察:
价涨挡不住,节流要准备

    台湾今年适逢“大选”,目前“大选”结果已出,民进党当局即将鞠躬下台,政治竞争趋向缓和,下一波恐怕物价又将开始飙动了。

    选前,民进党当局怕物价上涨影响选情,首先让“中油”油价“冻涨”,维持住每公升30元上下的油价,对于其他物资,则动用行政手段平抑物价,可是现在选举结束,行政部门失去了紧抓物价不放的动机和压力,近期势必要松手。

    预期第一个被放手的就是油价。油价是主导物价水准的龙头,只要油一涨,各种成本全部要提高,最直接的就是运输成本提高,如此一来,全部物价都会跟着涨。

    受全球经济环境影响,钢铁价格不断攀高,铁涨价,房子就会跟着涨,可想而知,台北人将更买不起房,住不起房。

    “大选”结束了,政治纷扰似乎暂停了,而老百姓生活上的困境并没改善,反而益加艰难,绝非选前政治人物的口水一样,只要一票投对了,生活就能好起来——改善生活当然不是简单的推演,老实说,那一票投下去,只是八年来郁闷心情和低落情绪的一种宣泄。热热闹闹的“大选”过后,台湾人回到了工作、生活中去,吃、喝、拉、撒、睡,柴、米、油、盐、酱、醋、茶,才是台湾人真正要面对,真正得烦忧的事儿。台北人,要想好好活下去,除了赚钱开源,最重要的还是用心动脑改变生活习惯,节省开支。

    老人家们常说四字名言,“开源节流”,不过,在不景气的时代,除非铤而走险干坏事,否则,要兼份差、靠投资多赚些钱都是不简单的,因此,开源,这是可遇不可求的一条路。

    节流,成为住在台北的都市人生活中的重要座右铭,如同前文所述的主角们一样,他们各自用自己的心,各自规划自己的生活习惯,来因应物价上涨的生活大环境,然而综观这些方法,几乎都是在“节流”,也就是靠改变消费观念,抑制消费欲望来减少不必要的开支。

   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讲,21世纪的世界公民的环保意识已经觉醒,节流,能减少资源的使用,减少垃圾和排气量,虽说有点消极,毕竟也是一种环保。